大饼君君儿

春赏花,夏泛舟,秋拾叶,冬温茶。

考完试我再补😏

猎影人:

木叶的森林:

《非常嫌疑犯》,可以说是近年来我看过的最好看的一部悬疑电影,故事像一团迷雾看完结局后的我激动得又看了一遍结局。
影片设置了一个个陷阱让观众掉下出,当观众爬出陷阱时又掉进了另一个陷阱里,当警察大卫·库科以一种揭示真相的口吻说出基顿是所有事情的元凶时,我都几乎相信这个案子已经破了,万万没想到,看似最无辜的才是真正的魔鬼。在那样的审问情形之下,罗杰·金特“就地取材”,以办公室里的种种“材料”编造出一个完美的故事,但是,罗杰·金特最高明的地方在于,他深深地知道警察对于嫌疑犯总是低看一眼,认为自己能够掌握一切,警察大卫·库科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看起来对于一切事情都很有把握,所以才那么强硬地要求审问罗杰·金特。而深知这一点的罗杰·金特成功地让大卫·库科相信自己是无辜的,他伪装出来的故事让大卫·库科感到自己是以上帝视角来看待罗杰·金特的,这使得大卫·库科在和罗杰·金特的这场对决中,输得一败涂地。
海报上的脚印表现的是电影中罗杰·金特走着走着就不跛了场景,不管是观众还是警察看来,他是最不像嫌疑人的人,但他却是一个真正的魔鬼,而警察的失误总是在于,自视过高,喜欢扮演上帝,从这一点看,一个喜欢扮演上帝的人理所当然地会被真正的魔鬼玩弄于手掌之间,而藐视魔鬼的警察最终的失败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马一下马一下

猎影人:

kurawu:

『米花之味』,講述的是一個關於留守兒童的故事,但也不光是留守兒童的故事,更是講述了一個關於民俗民風和信仰的故事。打動我了。

影片一開始的部分在說外出打工的母親時隔多年後又回到了生養她的小山村。回來後非常不習慣自己的家鄉,挑剔飲食,挑剔教育,挑剔自己女兒的習性,甚至挑剔村里人鄉土氣息濃郁的生活習慣。她父親說,不是家鄉的味道變差了,是你變了。這句話是電影前半段的中心思想。因為她的挑剔,她無法真正回歸到家鄉生活,更無法全心全意的和女兒相處。當她真正腳踏實地的“回家”了,才是她同她女兒和解的開始,也才是她同真實生活,真實的自己和解的開始。

後半段講的是村里的民俗民風,村里有個小孩得了紅斑狼瘡,沒錢去大醫院看病,村民們就一起請山神,那段拍的很本真,很還原。且不論山神是否存在或者請山神的現實意義,影片中被請出來的山神卻說了實話,山神說現在的米酒和米餅味道都怪怪的,她問村民們是不是在地里加了啥。確實,現在種田誰不施化肥打農藥,全天然無污染的神仙那受得了這些,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警示了人們,要珍愛大自然,保護環境,不然會收到大自然的反噬和處罰。山神又質問村民,你們有多久沒祭拜石佛了。村民說自從那片景區開發以後就開始收門票了,他們有五年沒去祭拜石佛了。

現代化發展確實在某種程度上會給傳統帶來毀滅性的災難,景區收門票無可厚非,但我認為不應該收當地人的門票,就像布達拉宮,虔誠的藏民和藏傳佛教徒們每天都會進去祭拜,難道也要每天收他們的門票嗎,當然不能,不進不能,遊客們的參觀遊覽通通應該為信徒的正常活動讓位,這才是所謂景區開發的良性循環。

聽了山神的忠告,村民們浩浩蕩蕩的去祭拜石佛,不巧的是那天景區直接沒有開門,仿佛所有人被石佛拒之門外了。可喜的是村民們沒有沮喪太久,很快就振作起來,在景區外的小廣場上跳起祭拜的舞蹈,因為他們相信心誠則靈,哪怕沒有在石佛面前起舞,石佛也是能看到的。

與此同時,主角母女仿佛受到石佛的召喚,從禁閉的鐵柵欄縫里鑽了進去,一路進到山洞里探索,尋找石佛。她們先聽到某種奇怪的聲音,女兒說不會是野人吧,媽媽說別亂說,然後拉著女兒一路順著聲響尋找,終於找到聲音的源頭,原來是一個廢棄的飲料瓶。此時讓我最揪心的一幕產生了,那個垃圾瓶她們到底撿起來帶走了沒有????!!!沒有看到她們撿起來,但奇怪的聲音確實不見了,所以到底帶走了沒有????理智上我知道這只是最不起眼的細枝末節,但我就是忍不住會糾結于每一個邏輯上的順序啊!!!!

最後,母女二人在石佛面前翩翩起舞,最優美的動作,最虔誠的目光,最純淨的心靈。深深地打動了我。

雖然求神祈福的行為不乏迷信的成分,但這是村子里的傳統,是文化的瑰寶和精髓,不應該因為任何外來的行為被打斷或者被剝奪。這些傳統和讓人積極向善的傳統應該被傳承,也值得被傳承。

這就是米花之味,雖然簡單,雖然原始,但只有被用心對待,耐心烹飪,才能保持最熟悉的美味。

世间始终你好呀。🌴